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叶辛文集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为《老三届著名作家回忆录》作序
作者:叶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489    更新时间:2005/8/10
【字体:缩小 放大
 

恋爱的季节是随着插队落户的岁月开始的。
  就是在插队落户初期,我认识了今天的妻子王淑君,开始了我们的初恋。那是特殊年代里的爱情,那是艰辛苦涩的日子里最值得珍视的一份感情。
  从1969年相识,到1979年的元月结婚,连头搭尾IO年时间,其中几乎7年半的日子,我们是在分离、在两地相思中度过的。相互联系和沟通的办法,就是通信。在那几年里,我们每年互相要给对方写出四五十封书信,几乎是每隔5至7天,就要寄一封信,很多时候密度更大,差不多每隔三五天就要写一对信。这些书信,成了我精神上的最大慰藉。在劳动之余,在每天不同断地学习创作之余,写信是我最愉快的一件事情,也是我惟一的倾诉感情的方式。当然,每次收到她的信,我也总是读了又读,直到把信纸都捂热了,井要在接到她的下一封信时才把她的上一封信放迸信封,珍藏起来。至今我还记得,到了她的信该来的日子,我总要站在寨于高处的堰塘边上,望着邮递员走来的山垭口,热切地、焦虑地、默默地等待着。如果这一天收到了她的信,那么,整个黄昏和夜晚我都合感到身心愉快、精力充沛的,整个柄居的小茅屋里仿佛也充满了温馨的气息。守着一盏小油灯,我会写到很晚、很晚。而倘若没有收到她的信,我便会在邮递员离去以后,久久地傍着夕陌踟躅,沮丧地踏着薄暮回到那阴暗潮湿的茅草屋里。
  那年头山寨上没有电话,打长途电话要到远在十几里外的公社邮电所,况且音息非常微弱。而电报贵至7分钱一个字(后来降至3分钱一个字)。对一整天的繁重劳动只能换来二角几分、一角几分的知青来说,利用电报和长途电话联系,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所以,我们惟一的联络办法,就是写信。
  一晃近30年了,我们的命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临时的动迁不算,我们搬过十几次家。在搬家的过程中,凡是能丢的东西,包括一些家具,包括喜爱的书籍,很多都因迫于无奈而舍弃了。惟独这些书信,我和妻子都珍藏着。我装在我的书柜里,她放在她的小箱子里。可惜的是,有不少书信,由于她居住的工棚被风雨所掀,雨水浸出、信封和信纸,字迹模糊得已无法辨认了。就是这些残缺不全的信,我们也还保留着。想想吧,那个年代留到今天的邮票、信封都成了价值连城的东西,别说这些饱含着我们青春的汗水和眼汨、希冀和憧憬的书信了。前两天,有二位记者来到家里,看到书桌上摊满着这些书信,他们随手拿起几十信封看,看到信封上的邮票、信封角上印着的小小的宣传画、信封上的语录乃至"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红字,情不自禁地举起相机一阵"劈哩啪啦"地拍摄,逗得我妻子好一阵笑。
  吉林人民出版社在知识青年上山下多30周年之际,组织出版《老三届著名作家回忆录》从书,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这送批书信。
  我想,与其今天提起笔等来,凭借着记忆,在往事中搜索枯肠,苦思冥想当年的那些往事或是真实的思想,不如把这些书信稍加整理,略作适当的注解,也不失力一种回忆的形式。书信中的语言是那个时代的语言,书信中写到的细节是那个时代的细节,书信中提到的人和事也只可能是那个肘代的人和事,而且书信中感情的宣泄和倾沂,也是那个时代独有的形式。我很为自己的这一想法激动,并且也获得了妻子的赞同。而当我着手这一工作的时候,才感觉到,其实它并不比我重新写一本书来得轻松。
  书信太多了,读着每一封信,那个年代里经历的事情就里历历在目,像过道电影一般地在眼前晃。不知是因为年代的久近,还是那时的墨水质量差,即使没被雨水锈蚀的文字,有好些也已淡弱得但仅能勉强辨认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透过信笺上年轻稚嫩的文笔,读者诸君能够看到两颗年经炮热的心的跳动。
  促使我腾出时间来蝙撰这造部《往日的情书》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随看现代通汛技术的发达,长途电话已经极为普及,电脑、传真机、可视电话进入普通人家已经成为现实。从邮电部门传来信息,今日的书信已比过去大为减少。人们预言,当我们步入下一个世纪的时候,书信将更加大幅度地减少,直至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
  如若真是这祥,那么,把这些书信编入《老三届著名作家回忆录》从书中,就更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了。不知读者以为然否?

              

1998年3月1日深夜
          (为《老三届著名作家回忆录》作序)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