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知青文学》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知青文学》第六十二期
作者:姚福生    文章来源:知青文学网    点击数:3392    更新时间:2017/3/27
【字体:缩小 放大
 
知青文学(62)

综合资讯  加入时间:2017-3-25 23:26:27     点击:135

2017.3.25星期六(62)

张虎臣(山东)作品展

郑佩霞(香港)作品展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1974年6月18日
今天在三队参加劳动,玉米地拔草。
  下午,公社书记黄珍、大队支部副书记赵清志到地里找到我并告知:盟、旗让我准备去沈阳参加辽宁省委召开的会议。还说,上级通知必须到会,不许请假。晚上,给大队副书记赵清志同志留封信。
清志同志:
您好!
最近,得知你家庭烧柴困难,加之工作担子重,不可能放下工作去北面捡粪解决烧柴问题,请收下这15元钱,望你用在买烧柴上。让我们努力为党工作,为我们农村早日变大寨而共同克服困难,迎接更光明的未来吧!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领航,有毛主席他老人家革命路线指引,努力奋斗它几十年,玉田皋一定要变成大寨的。我明天就去省里开会,请转告世荣、李彬同志,时间关系我就不同他们谈了,回来再共同战斗吧!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待续)
 1974年6月21日
昨天早7点到沈阳,住沈阳辽宁大厦六楼612号,参加辽宁省农业战线批林批孔经验交流会。
会务组同志告诉我,原来没准备让我参加会,后来省委领导点名让我参加并在大会发言。我没有准备参会,更没做大会发言准备,会议已做安排,硬着头皮也得讲。今天大会安排是分组学习,大会发的材料却是我个人准备的大会发言稿。
晚上,全体与会者看电影《新生事物茁壮成长》、《青松岭》。《新生事物茁壮成长》中有中国新闻电影制片厂去玉田皋拍摄的内容,看来这片子刚刚发行放映。
接到会务组通知:在省开会期间的本月23日,我要到锦州市去参加锦州市召开的“青年批林批孔代表会议”。(待续)
抹不去的记忆
作者:孟庆奇(北京)
田黑
文革期间,内蒙古的“深
下乡知青在昭盟
抹不去的记忆
作者:孟庆奇(北京
挖内人党运动”被后人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一次民族灾难。在最高人民检察院起诉林彪反党集团的起诉书中写道:“运动中有16222人致死,48万人被打成内人党。”原自治区党委第二副书记廷懋1981年8月1日致黄克诚的信中写道:“死2万多人,伤残17万多人,株连上百万人。”无论哪个本,我知道,田玉林——后被我称为“田黑”的,肯定是被株连者之一。
我于1968年9月下乡插队时,正值挖内人党运动进入高潮。不久,青年店的程玉明、林鑫山就被抽调去看守内人党了。而我由于小手工业者的出身还被组织排斥在外。我的心忿忿不平,同是北京下乡知青,同样有一颗对毛主席的无限忠心,为什么不让我参加到运动中去?这一晚,还是应卯参加队上的政治夜校学习。昏暗的煤油灯下,大队革委会副主任×××喋喋不休地在讲着什么,底下坐着一群劳累了一天的无精打采的社员。我走出了夜校,出了村,在东大甸子上毫无目的地走着,脑子里除了“委屈”两字什么也没有。大概是有人向×××汇报了我的行踪,当我再回到夜校时,听到了他刺耳的一句话:“想跑,看你还能跑出毛家大院去?”天呀!谁都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这时,委屈到极点的我只能让泪水在心里流淌。
随着康生“内蒙古有这么大的反革命组织,你们还向中央请示什么,有多少就挖多少,越多越好嘛”的指示传达,内蒙古挖内人党运动呈滚雪球之势,人越挖越多。这次,大概是人手真的不够用了,组织上这时想起并启用了我。二队的政治队长张清森、会计王庆德告诉我,今天晚上我们青年点要关押一名内人党份子,我是看守人之一。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接受了任务。在这数九寒天的季节,我的心中竟然涌起了一股暖流。
大概八九点钟的时候,为了省煤油,各家各户早已吹灯睡觉了。随着几声犬吠,张、王二人把这个内人党份子带到了青年点。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中等身材,偏胖,典型特征一个字“黑”,以至于张嘴时牙显得格外白,眼睛里充满了恐慌不安。后来知道,他叫田玉林(后被我叫做田黑),太平庄七队的。来时,手被捆绑着,直到张、王二人走也没叫松绑。和我一起看守的战友轮下半夜,已经在炕上睡着了。我初次执行这样重要的任务,显得有些紧张,两眼直盯着他,寸步不离。大概10点多钟的光景,他提出要“撒尿”,我没好气地说了句“懒驴上磨屎尿多”,就给他解开绳子,开开门让他出去。我还挺警觉,让他走在前头。这个田黑,一边撒尿,一边晃动着手脚,还不时四处寻摸。回到屋里,也就一刻钟时间,他又要出去撒尿。(待续)
山东盛泉养老院
欢声笑语庆三八
作者:雪纷纷(山东)
3月8日,山东盛泉幸福家园一片欢声笑语,盛泉孝爱老年大学庆祝“三八”妇女节文艺演出在这里举行,150多位老人及集团员工代表观看了演出。整场演出气氛热烈,盛泉幸福家园老人们、常住的知青们、老年大学学员们在舞台上尽情展示,在演唱中热情歌颂党、歌颂祖国、歌颂伟大的人民,台下观众热情回应,纷纷叫好。老人们过了一个欢快的节日。
等我长大了就把农民当
——我的知青岁月
作者:杨金会(辽宁)
这些称谓的变化,从历代文人的诗文中可见一斑,唐朝元稹的《岁日》,宋代王安石的《元日》,清初孔尚任的《甲午元旦》等等,歌咏新年的诗文在中国文人浩如烟海的卷章里,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1911年12月31日,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发布《内务部关于中华民国改用阳历的通谕》,正式将年节称为春节。不久,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为了“行夏正,所以顺农时;从西历,所以便统计”,宣布中国改用“民国”纪元,以世界通用的阳历元月为岁首,同时保留农历新年。
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纪年采用公元”。从此,人们逐渐习惯两年并称,两年并过。为了区别阳历和农历两个新年,就把阳历新年第一天称作“元旦”,而把农历新年第一天叫做“春节”。
元旦过后,春节已经不远了,可是,青年点蔬菜出现了困难,这时候,从东郭苇场割苇子回来的民工说:“很多来自朝阳、阜新等地的割苇民工,急于回家过年,加班加点完成割苇任务后都走了,丢弃了很多用于伙食的萝卜,都冻了,你们知青要不要?”我一听,如获至宝,心想:冻萝卜缓开后,用开水焯一下,蘸酱、做馅,都是很好的。于是赶紧找大队商量,大队很支持,决定由二队出辆马车去苇塘拉冻萝卜。赶车的是大队王主任的侄儿,是王主任二哥的儿子,王主任的二哥是我们二队的饲养员,我们管他老两口叫大叔大婶,大婶平时对我很好。这一天早晨,正是她家杀年猪,请家庭成员吃猪血和炖酸菜的日子,大婶很早就叫她的儿子去喊我到她家吃猪肉,却之不恭,只好去了。一个大家族,老老少少坐了一间屋,炕上一桌,地下一桌,每桌一盆猪肉粉条炖酸菜,两碗蒸猪血。王主任和他的老伴,陪着老母亲也来了,老太太头上还别了一朵红毛线的“花”,一家老老少少甚是热闹。大婶大叔怕冷落了我,一个劲地劝我别外道,就像在家一样。一个知青在这里受到如此礼遇,我感到特别激动,向老奶奶、王主任和他爱人,向大叔大婶敬了酒,表示了我的感激之情,并向他们这个大家庭,提前拜年。老奶奶、大婶一个劲地夸我懂事儿,王主任也表扬我为知青工作做出了贡献,直表扬的我不好意思。
饭后,去东郭苇场的大车就要出发了,王主任、大叔大婶千叮咛万嘱咐一路小心,装上菜赶紧回来,别趟黑,省的家里人惦着……
东郭苇场,一眼望不到边的大苇塘上,一层冰已冻的很结实,这时正是割苇子的好时节,一捆一捆被割下的苇子横躺竖卧在冰面上。从我们村外经过的小火车道正在这里岔开“丫”字形,伸向两片巨大的苇垛,苇垛四周树立着若干根避雷针木杆。远处隐隐看见一排排辽河油田的抽油机,当地人管它叫“磕头机”,正在上下磕着头的工作。我们找到了几个割苇民工丢弃的民工棚,搜寻着他们丢弃的冻萝卜,足足装满了几个麻袋。
这车冻萝卜缓解了知青的蔬菜问题,大队又给买了些白菜土豆,过冬的蔬菜基本解决了。有一天在大队部开会,我找到王主任和刘会计,我说:“将来知青吃菜是个大问题,大队应该考虑从根本上解决。”王主任说:“你想的对,我看,从明年开春,给你们知青弄个菜园子,找个人专门为你们种菜,这样一年四季知青吃菜不用愁了。”我高兴极了,连忙说:“王主任,这太好啦!”王主任笑了笑:“明年开春咱就办!”(待续)
穿越爱的丛林
作者:幸运(河北)
“靠他?”我心想“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不靠他靠谁?转念又想,靠他?迟早把自己靠没了!靠山山倒,靠水水空。女人和男人一样都得靠自己!
照理说,我是陈效富家儿媳妇,我不求谁高看一眼,总得差不离儿吧?
陈效富正月十六走了以后,婆婆今天贴一锅高梁面饼子,‪明天贴一锅玉米面饼子,‪后天闷一锅大米饭,在不就蒸一小盆大米饭。两个玉米面饼子,两个高梁面饼子,三口人,三样饭,你说,我该吃啥?
有一天,我看大米饭不少,就给公公盛了满满一碗,又给婆婆盛了一碗,给我自已盛了半碗,又拿块高梁饼子。我刚吃一口,婆婆就把她那碗大米饭扣盆里了,气哼哼地吃高梁面饼子。
公公问:“你为啥不吃大米饭?”
“大米饭留着给你吃喽!”
“要吃都吃,要不吃就都不吃,为啥有她吃的,没你吃的?”
我不能不争辩了,说:“我给我妈盛大米饭了。”
婆婆立刻接茬道:“都吃大米饭,这高梁饼子谁吃?”
公公说:“谁吃也没你吃的份!”
“那这高梁面饼子光我吃呗?”
公公说:“你明白就行!”
我也不乐意了,问:“爸,凭啥就得我吃?”
“我们这粮食缺,不够吃,添你一口人,你还想吃好的,给你吃高梁面就不错了!”
我说:“爸你说这话没道理,我咋没有口粮?”
“你口粮在哪呢?”
“你吃的那个大米饭不就是我口粮吗?”
公公眼睛一瞪;“嗷!这是你的口粮啊?我要知道这是你的口粮,我一口都不吃,我以为这是我儿子给我送来的大米呢!”
“爸,你不能这样说,咱是一家人,你这样说不对。”
公公眼睛一瞪:“怎么不对?你姓陈吗?一家人?”转对婆婆“你再不许做大米饭,让她自已找地方做去,咱不吃她的口粮!”
我万般无奈不得不回娘家了。婆婆拉着老牛车的缰绳说:“你等等,我有话还没说完呢!老牛车刚走两步,又站下“你说你赔我一套新被褥,你就这么走了?也没给我买呀?”
陈效富解释说:“秀舫让我去给你买,我说的不赔了,罚了不打,打了不罚,因为这套破被,你们和我打的半个屯子都知道,我还给你买被?够盖的就行了,要那么多干啥!死了那条心吧,别惦了!”
我拦着陈效富,说:“妈,你别听他的,以后我给你买,你回去吧!”
婆婆“唉”了一声,把缰绳松开。陈效富朝车老板点点头,车才挪了窝。乡亲们看着我们走出老远,直到拐弯前,还能看见他们站在那里朝我们望着。
陈效富把我们娘俩送到抚顺,住了两宿就回盘锦了。
回到家里似乎回到了原点,其实,一切都变了,时间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妈妈不在了,爸又找一个老伴,在千台山住,我回来了,爸就常住千台山,家里光是我二弟长平和我老弟老五。两个弟弟都在念书,刚学会拨拉疙瘩汤,就这还得靠“石头、剪子、布”,谁输了谁做,我带孩子回来了,他俩高兴得直蹦高。我经常给他俩包大饺子、菜团子,他俩吃得连头都不顾得抬。人心隔肚皮的那层隔不见了,我的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身体也比以前强了,面容也缓过来了,孩子的奶也够吃了,又白又胖了的可招人喜欢了!
爸下夜班回家,见我和弟弟还有小外孙都挺好,也挺乐呵的,我就借机和爸说:“爸,您家来住呗,把后妈连她那两个孩子都来呗,这个妈来了,给弟弟做饭吃,我也不能总在这,省得你两头惦记着。”
我爸说:“可不呗!我回去和你妈商量商量。”
“商量啥?你就和我妈说,那边总扔着那俩孩子也不行,这边总扔着这俩孩子也不行,得归到一块,好管理,我给效富去信了,让他来接俺娘俩,他来了俺就走,顶多一星期。”
爸下午回千台山了。我和我那俩弟弟说:“二姐要走了,爸把后妈接家来给你们做饭吃,你们要听话,咱不做没理的事,别让爸为难,她带来俩孩子都比咱小,咱要有个哥哥样,让他们尊重咱,有好吃的别抢,更不能偷,给就吃,不给就不吃,别让人家说咱馋,没出息,别让爸冲那俩小的说咱,给爸做脸,爸给咱找后妈,不是为了咱,是为他自已,咱尽量别给他老人家出难题,如果后妈做的实在不像话,咱再和爸说,咱有理,邻居也会帮着咱的,所以没有理的事咱不做,别让人家说咱家的孩子没教养。”
长平、老五异口同声地说:“放心,二姐,咱不做没有理的事,如果她要真做没理的事,欺负俺哥俩,俺就给我哥去信,俺哥三就把她给轰走!”
“那还不把爸给气疯了?有啥事多和姐商量,不许胡来!我也有家了,我以后尽量少回来,你们放假了可以上二姐那呆着去,我们的粮食足够吃,我们那块的生活还算行,不困难,你们谁能去谁去,一块去也没问题。”
过了两天,陈效富扛了40斤大米来了。一早晨的才七点多钟,我上公厕去了,孩子在炕上躺着,陈效富进屋把下大米兜子放下,问长平:“你二姐呢?”
“出去了,谁知道去哪了。”
陈效富进里屋,看见炕上躺着个又白又胖还穿着衣服裤子的小孩,问:“长平,这是谁家的孩子?”
长平绷着脸,说:“别人家的,他妈上市里了,把他放这,饿了好让我二姐给喂喂。”
陈效富信以为真,问:“我儿子有他好吗?”
长平绷不住了,笑出声来:“你真不认识呀?”陈效富摇摇头,长平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就是你儿子!”
陈效富哪里敢相信这是他儿子?简直变了个人似的!我回来了,陈效富还在追问:“我儿子呢?你咋空手回来了?”
“孩子没在炕上?还能去哪?”
陈效富:“那是咱儿子?”
“那还有假?”
“真的?我儿子长这么快?”陈效富赶紧把儿子抱起来,亲起来没完没了。
我说:“你把孩子放下。”
“又咋了?”
“抱惯了,你总抱着?”
“行!我总抱着!”
“回盘锦呢?你也抱着?你不干话去?嗨!服了!不抱了,你别着急,有让你抱的时候,到时你别不抱就行!”
“不行就不行,大不了总抱着,能咋的?对不儿子?”(待续)
我的父亲
作者:王振国(江苏)
翻场复轧,谷物经过一定时间的碾轧,拍打,表面上的籽粒已经大部分脱落,需要将底部的翻上来,继续碾轧拍打。翻场时,要沿着外圈向里一圈一圈的翻。用三谷叉将秸秆挑起抖落抖落,粮食粒子就会漏到地上,然后再将秸秆铺好找平,继续碾轧拍打。如此反复三四次。
起场归堆,谷物经过反复的碾轧拍打,籽粒已经全部脱落在地上。这时就可以起场了。起场时要先用四谷叉,在前面挑动,抖落,后面的要用木耙子将挠子(nao zi,碎屑)轻轻地娄出来,紧接着再用大扫把漫一遍,然后用刮板,木锨,扫帚将脱落下来的粒子一堆一堆的堆起来,等待风力合适的时候再进行扬场。
扬场,是打场的关键环节,也是最后一道工序。不仅要臂力过人,还须有一定的技巧,看准风向,找准位置,把握高低,协同一致。
扬场必须选择风天,而且风力合适。风大不行,会将粮食粒子刮飞。风小也不行,粒子和杂物分不开。 所以,扬场一般选择二三级的风天,而且下午的后半晌为最佳。扬场时最怕倒风,也就是乱风,忽儿东忽儿西,忽儿又跑到北面去了,这样的风是不能扬场的。否则,会把粮食粒子刮的到处都是。要停下来等待合适的风向。
扬场讲分工协作。这是农活中,不多见的一种最典型的团体协作方式。人不要多,而在于精,四五即可。有挑锨的、有打曼的、有清理马道的、有灌装的,分工明细,配合有方。都说农民是分散劳动,工人是机械协作劳动,所以,农民形成了个人小农意识。然而,从祖父们打场时,紧密协同的程度,,一点不比工厂劳动差。只不过这种协作方式,已被现代的新型的生产方式所取代,它以逐渐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待续)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