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知青文学》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知青文学》第五十四期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知青文学网    点击数:2245    更新时间:2017/3/15
【字体:缩小 放大
 
知青文学(54)

                                       2017.3.11星期六(54)

                                       张虎臣(山东)作品选

                                     郑佩霞(香港)作品选

                                      王卫军(江苏)作品选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1974年5月29日

  本月21日至29日,来旗里参加公社书记批林批孔座谈会。会议期间的几件大事:为推动全旗批林批孔,中共翁牛特旗委于本月25日召开“向模范代购代销员徐振和同志学习全旗有线广播大会”。27日,旗里安排我在乌丹公社礼堂向辽宁省农学院锦州分院师生做报告。28日,旗里安排我和徐振和、李桂英、李俊花到本旗亿合公公社为公社参加“三干会”的同志做报告。今天下午回到旗里,接到通知,要我去盟里参加六一儿童节会议并保证6月1日会议一结束便回玉田皋。

外出开会是学习马列和看各地来信的难得的机会。8天的会议,中间又看了一遍《共产党宣言》,加深对每句话的深远意义的理解。

过去一切阶级在争得统治之后总是使整个社会服从于他们发财致富的条件,企图以此来巩固他们已经获得的生活地位,无产者只有消灭自己的现存的占有方式从而消灭全部的占有方式,才能取得社会生产力,无产者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必须加以保护,他们必须摧毁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

  在带来的云南、广西、山东、河北、沈阳、哈尔滨等地的许多来信中,应届毕业生纷纷表示,要用毕业以后下乡的实际行动来批林批孔。时间太紧无法回信。

                        

1974年6月6日

  原计划参加盟里纪念“六一”大会后立即返回玉田皋。没想到自己家里出现“问题”。根据盟委、旗委和盟团委、知青办等领导的意见,在家一起做工作,问题总算解决。5月30日,到赤峰住盟团委办公室,当晚向郭明伦、范凤娥同志请教如何做好农村大队党支部工作。5月31日回家,开始着手解决家里出现的问题。6月1日,参加市庆祝六一儿童节批林批孔大会。当晚,盟团委领导同我谈共同做好“家庭”工作。6月2日上午,在盟革委会二楼会议室,与上海市知青工作慰问团同志座谈。当晚,盟委副书记崔明山、团盟委副书记庞文生、翁旗党委副书记包玉山等同志,在盟革委会招待所119号会议室,共同商议解决我们家里出现的问题。6月5日上午,参加盟团委召开的学习张淑霞座谈会。今天上午,同《辽宁日报》驻昭盟记者站记者金静芝同志、盟知青办刘会芳同志,同车回到玉田皋,立即到河套地看一圈,苗情很好,有缺苗、断条的地方也补栽了。到青年点是下午1点多钟,食堂还有剩饭,吃了两碗,下午到三队耪地并了解队里情况。(待续)

 
 
 
 
 
 
 
 
 
 
 
 
 
 
 
 
 
 
 
 
 
 
 
 
 
 
 
 
 
 
 
 
 
 
 
 
 
 
 
 
 
 
 
 
 
 
                           下乡知青在昭盟
                            抹不去的记忆
                              
                            孟庆奇(北京)

 
  孟庆奇,1951年7月出生,中共党员。1968年9月由北京到巴林左旗碧流台公社漫撒子沟大队插队。1974年到巴林左旗广播电视局工作至1991年7月,任编辑、编辑部主任,后任副局长主持全局工作。1991年7月返城回北京后,历任丰台区纪委教育研究室副主任、主任职务,1996年到东铁匠营街道办事处工作,历任副主任、副书记等职务。
人的一生会接触许多人,会经历许多事儿,特别是下过乡的知青,接触的人、经历的事儿会更多。随着岁月流逝,大部分的人和事儿会被淡忘,但有些人和事儿却像血刻的印章烙在心上,想忘也忘不了,想抹也抹不去。
妈妈
  1968年9月,我们从北京来到知青点——昭盟巴林左旗碧流台公社漫撒子沟大队一个叫齐家营子的偏僻山村。由于各种原因,青年点的房子第二年开春才能修建,这个冬天我们只能住在会计王庆林家一个废弃的老宅里。房子矮小简陋,屋门居然是用麻杆儿勒的,两面抹上牛粪用于挡风。虽然只是9月,这里却已经下了初雪。晚间躺在炕上,毛头纸糊的窗户被秋风吹得飒飒作响,整个人从身体到心里都被冻透了。入冬后,入乡随俗,知青们也一天改吃两顿饭。每天的活计是刨粪、送粪。刨粪不容易,一镐下去一道白印,震得虎口发麻;送粪相对容易些,一天三四趟,坐在牛车上,晃晃悠悠,还算清闲。3点左右收工,匆匆吃口饭后就到周大妈家去串门儿。
  周大妈是我们东院邻居。大妈腿跛,据说是小时候骑在哥哥脖子上玩,不小心摔了下去,落了个终身残疾。大妈的原配姓周,英俊魁梧,生了3个女儿,个个出落得水水灵灵的。老大艳芬已经出了门子,婆家在太平庄,离齐家营子7里地。艳萍和艳荣还在村里。艳萍年纪和我们班上班下,差个一两岁,和秀文(北京知青,我的爱人)相处得很好。大妈现在的老伴儿叫于德水,生了个儿子叫于成,由于老来得子,宠得很。当时七八岁,戴个小瓜皮帽儿,穿得水光溜滑。大妈在村里人缘极好,一是与世无争,二是乐于助人。那个冬天,我们青年点吃的大多是盐水泡炒熟的黄豆,一吃就是一冬。没有油水,只能用米汤炖菜。但我记得,大妈家并不富裕,却隔三差五地让艳萍送一小碗猪油过来。收工后,我都会和秀文去大妈家待到掌灯。躺在大妈家的热炕头上,拧上一袋葵花烟,吧嗒吧嗒抽上两口,听大妈讲讲村里过去的事儿,真的很美。时间长了,有了孩子要在妈妈跟前撒娇的感觉。当和大妈开玩笑时,看到她假装生气的样子,很开心,特别是听她骂一声“鬼色儿”的时候,心里比吃了蜜还甜。在这儿,我找到了家的感觉。不知什么时候,把大妈的“大”字省略了,很自然地叫起了“妈”,老人家高兴地接受了。从此,艳萍、艳荣、于成也改口叫起我“哥”来。
  妈妈家有条大黄狗,和我很亲。无论多远,只要一听到我的口哨声,都会飞着跑到我身旁,摇头晃脑讨你的欢心。有几天没见大黄了,她问妈妈大黄哪儿去了,笑着不回答,问急了给你一句“送人了”。没过几天,妈妈拿出了三顶狗皮帽子。原来妈妈看到我没有皮帽子,怕我冷,就把大黄勒死,吊了狗皮帽子。妈妈把皮毛部位最好、毛色最好的那顶给了我,居然没给于成。当然,最差的那顶给了大叔(于德水)。都说那儿的冬天格外冷,又是头一年过冬,说真的,不知是狗皮帽子的作用还是心理作用,那一年冬天我真没觉得怎么冷。(待续)
                                      

     广州养老试点呈“中国未来式”

  无论是居家养老还是社区养老,对于很多买菜做饭不便的老人而言,他们都非常喜欢在长者饭堂围着就餐。不以街道为单位,不以物理空间来划分,打包送餐、照料和医疗三大基本服务已经覆盖居家养老服务网络区、街两级和日间托老服务中心社区。60岁以上的辖区户籍特殊困难及80岁以上辖区户籍长者免费享受爱心午餐全覆盖,养老机构完成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数40张。2016年,广州以黄埔区为实验基地,创建全国养老服务综合改革示范区。

  以人群、社区、老年人出行半径和服务半径来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