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杜鸿林资讯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潜心研究知青史的“怪才”杜鸿林
作者:cfccz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560    更新时间:2009/8/13
【字体:缩小 放大
 
潜心研究知青史的“怪才”杜鸿林


http://www.zhaoguochun.com 文学作品《荒野灵音》  2005-10-31
  
   
  认识杜鸿林的名字,我是从看到《风潮荡落----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史》一书开始的。后来,又陆续看到一些他写的有关知青问题的一系列文章,对他大致有了了解。


  1951年3月21日,杜鸿林出生在天津陆军医院.满月时,亲友们前来祝贺,把他端详一番,连最会捧场的人也说不出一两句夸奖的话. 他妈当时遮羞脸,说是“孩子丑、准聪明”。


  他爸爸在部队上,妈妈在棉纺厂工作;姥姥要带三个孩子,顾不过来。于是,他被送到乡下老家,一直到上小学才回天津。回城的当天晚上,才从出生以来第一次穿上袜子。


  上小学时,倒也应了妈的话,门门功课都拿得起来。特别作文,全校学生作文第一个上市报的,就是他。字写得也不赖,常被老师当样本出示。他第一批戴上红领巾,左臂别着“两道杠”,拜师学唱快板书,成了著名快板表演艺术家李润杰的再传弟子,区市汇演少不了他。


  后来,杜鸿林在“口述实录体全景式报告文学”《劫后辉煌》一书中回忆道:“不料,寒冷袭来。小学毕业考试完毕,我回老家看爷爷。老家正搞‘四清’,那时,我对政治运动似懂非懂,只知我家祖辈清白。可是,有一天夜里,只见爷爷躺在炕上叭嗒叭嗒不停地抽烟袋,连连摇头叹息,还不时地到煤油灯下写嘛东西。第二天,他上工去了,我悄悄地从炕席下摸出他昨晚写的东西,一看,傻眼了,竟是一份检讨书!爷爷成了‘漏划经营地主’。我想:爷爷长年在天津干事,定成份不过是个职员。在老家土改时,爷爷定的是中农。一夜之间,怎么突然成了‘地主’?


  升中学考试,他自认为考得不错,上重点中学不成问题,但发榜一看,傻眼了:成绩一贯比他差的几个同学都考上重点了,录取他的却是一所差的中学。他找班主任老师问个究竟,答复是:试卷不能查,学校录取看的是综合条件。上中学那一天,班主任老师就找他谈话,让他“不要有思想包袱”,家庭出身不可选择,“主要看自己表现”。


  初中刚上两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是67届初中生。学校第一支红卫兵,叫“毛泽东主义红卫兵”,他申请加入,不批,理由是“出身不纯”。于是,他找到几个和他处境查不多的同学,组织起一个“东方红公社”。


  “东方红公社”在学校里没势力,便到社会上去“破四旧”。有一天,他第一次参加“横扫”活动,干完之后兴致勃勃地回家。没想到,他家门口聚集着许多人,墙上贴着大字块,他姥姥、他妈妈的名字前都冠以“地主婆”字样,标语是让她们“低头认罪”。街道代表和附近学校的红卫兵正气势汹汹地抄家,连地砖都扒起来,要找什么“地契”。地契没有,就找金条。结果,总共只收出二十几元钱。书橱中的《红楼梦》、《镜花缘》、《儒林外史》被扔标有“黑书”字样的袋子里。只剩《列宁全集》、《斯大林文集》散落在地上,也留下红卫兵的鞋印。


  杜鸿林的姥姥当时70岁,她生在地主家庭,但出嫁没几年, 他的老爷就病死在外,姥姥从此跟着独生女过清贫的日子,守寡终生。 她拉扯四个外孙子,含辛茹苦。国庆节时,她颤巍巍登着凳子挂国旗,摔伤了腿。临终前,他用录音机录下了他的绝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地主婆”!


  1968年10月7日,杜鸿林上山下乡,奔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时像他那样有“出身问题”的人,本来只能去农村插队,多亏他那位班主任极力保荐,才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三十三团。


  一到连队,知青互报出身。轮到他了,他仍像往常一样报。
  “革命军人。”
  “不对!你出身地主。”
  “不,我爸18岁参加解放军我爷爷是中农,妈妈是工人,姥姥是家庭妇女……”


  “你爷爷是漏划地主。”
  “即便如此,这出身也只能划到我爸爸头上,也决轮不到我这个当孙子的身上。”
  “如果这样划,不出几年,剥削阶级不就没有了吗?阶级斗争还怎么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


  分派活儿了,连里派他到马号当饲养员。马号儿最累的活是轧草料。他个子矮,轧刀扬起来与他的头一般高,使不上劲。当饲养员不成,没想到,到得了一项美差----上山当养蜂员。养蜂固然辛苦,但一年四季吃蜂蜜、蜂王浆,两年长高20多厘米,个子超过了一米八0。挨蜂子蛰多了,竟治好了他腿上的关节炎!夜深林静,无须担心有人窥视,他可以伴煤油灯读书,读了几百本当时能收集到的书。《甲申三百年祭》、《少年维特之烦恼》……


  养蜂是个专业性很强的活,又是连队主要副业,一旦成了行家,就很难脱身了。团里、师里有时点名让他参加创作班,他怕耽误蜂场的活,便申请去了农工班,于是他又当了五年农工。那时,他年轻体壮,干活不甘落后,麦收季节,160斤重的麻袋,他不用人搭手, 自己上肩:割大豆,他自己说快得像兔子跑;隆冬挖冻土,一天定额6立方米,他硬是穿一件单衣,挖了19立方米。没几年, 他的皮肤变得粗糙、黝黑。1973、1974一连两年贫下中农推荐他上大学, 连队领导说他家庭出身没搞清楚,送这样的人上大学怎能让人放心?


  1975年秋,杜鸿林被推荐上了大学,成了天津师范学院政史系的工农兵学员。1978年底,他进了天津对外贸易学校,成了一名政治教师。这期间,他不满足于工农兵学员这种学历,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电视大学中文系、中国人民大学函授学院马列理论专业,并参加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英语专业的考试。1985年, 他以高分考上天津师范大学法学硕士研究生。


  从1988年至今, 杜鸿林一直在中共天津市委宣传部理论处工作。在几所大学作兼职教授,主要讲《法学概论》、《经典著作导读》、《写作》、《公共关系》、《古汉语》、《哲学原理》、《经济学原理》、《英语精读》等几门课程。几年来,他先后参加了七部专著的撰写,其中《理论.运动.制度》获天津市第四届优秀社科成果专著三等奖。他还担任天津市“七五”、“八五”社科基金重点项目《科学社会主义》、《中国古代社会理想评述》,以及国家“八五”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二十一世纪的社会主义》这三部专著的主要撰稿人。


  在业余时间,杜鸿林还保持着当年在北大荒养成的习惯:不安于现状,自觉主动地学习。利用业余时间,他完成了管理学方面的译文多篇,电子计算机技术方面的译文几十万字。还担任《中国针灸大辞典》英文版的主编、主译、主审。1993年,出版了他的30 万字的专著《风潮荡落----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史》。最近,他的又一本书:《蹉跎知青路----中国知青生活全景回顾》即将出版。


文章录入:cfccz    责任编辑:cfcc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